Odin 笑談 Android

聲明:Odin雖然提出大量Android的負面資訊,但絕不代表作者認為Android沒有優點。Odin只是想在媒體群起謳歌Android之時發出一點另類的聲音,而不是要平衡性的探討Android的優/缺點,敬希注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Odin在近兩個月準確預測iPad只是一部放大版的iPod Touch<註>,不過,Odin想信同樣能準確地預見iPad的人亦大有人在。

不過,Android不同。

THE REAL FACE OF ANDROID

如果說你只是想用Android,而不想理會Android的真面目,你可以直接跳到下一章;不過,Odin還是建議你看一看。

當不少媒體還以為Nexus One是用來突破電訊業的綑綁模式的時候<註>,Odin已經把重點放在Snapdragon上,然後大呼:Nexus One是要用廠商們改用Qualcomm!<註>

對,我是很不妥Google,這是因為一個說自己Don’t be evil、但又幾乎壟斷了桌面電腦互聯網搜尋器的互聯網內容供應商<註>,居然與另一所惡名昭著的通訊技術壟斷者Qualcomm<註>合作無間。要知道大家要進入一個新的網站,很多時需要靠搜尋引擎,而目前Google控制了搜尋器60%以上的市場;而Qualcomm呢?它壟斷了絕大部份的2G和3G專利技術,不少手提電話廠生產時都要向它購買付上的授權費,使一眾生產商反感之餘,也間接使電話和3G服務費的價格變得高昂。如果兩者真的合作起來結合成為另一個Wintel,帶來的壟斷幅度將遠比Wintel要強很多倍。

我更不妥的,是Google對Linux社區的態度。早前,Linux基金會正式在Linux核心裡移除Android的源碼<註>,這就等於正式標誌了Linux社群與Android分道揚鑣。傻兮兮的媒體還在為Android的”開放”而謳歌時,Linux社群內部早就因為Android的”偽開源”而罵個翻天<註>:太複雜的技術不說了,簡單的說法是:修改開源軟件的使用者,都有責任將自己修改過的系統開放給公眾,但Android從來都沒有這樣做:Linux為Google帶來了一個免費的內核,但是Google卻沒有倒過來將它的改進反饋Linux內核,不單把所有Android的驅動程式都封閉了,同時,Linux的軟件又不能移殖到Android之上。Google利用本來為公眾服務的Linux社群,搞出一套號稱開源的Android來賺錢後,然後把大門關閉了。

其實說到底,Odin最不妥的是Google把自己包裝得像個正義的解放者。被外界視為Google廣告口號的”Don’t be Evil”<註>、為了不審查結果而撤出大陸(結果還是繼續審查)<註>。Android也一樣:它是開放源碼系統,是自由戰士,要來解放iPhone的專制。對,因為iPhone傲慢、固執和封閉,所以Android的最佳行銷位置就是開放,所以每次當Android與iPhone的論爭裡,總會扯成為自由與專制的決戰!上文已說過,Android不單沒有真正的支持開源社群,事實上系統”開放”(系統自由度)的程度也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高:Odin先不談Android封鎖了開源系統當中最大權限的root層級(雖然坊間已找出很多root的方法),事實上自由與不自由也不是Google所掌控:廠商根本就可以隨時把Android變得不自由,例如Motorola的Milestone就加了數碼簽署,讓用戶不能自己安裝其它UI<註>Google所謂的”開放”,只是比囚籠一樣的iPhone開放而已,遠遠不能與真正的開放源碼系統相提並論,更何況還有Motorola BackFlip那種與iPhone一般封閉的Android設計<註>。更有趣的是:不少人發現Android原來會會靜靜地在你的背後記錄起你的瀏覽習慣<註>,然後傳送給Google!

Google與美國政府一樣,都只是披著”自由與民主”之名,行賺錢之實的商業機器而已--當然,你可以說Google並不邪惡,不過,它也不比別人高尚。Business is business,Intel如是、Microsoft如是、Apple如是,Google嗎?也一樣。

ANDROID CHAOS

事實上,Android並不是口號喊得這麼開放,除了是它沒有這麼”高尚”,更重要的是:它沒有這麼好的包容能力:它就連很多應該在Android上可以正常使用的Apps都不讓你使用、呀,甚至連升級也做不到--對,就是愈來愈多人討論的兼容性問題。

很多人以為Android的快速增長,是因為它開放、比iPhone更自由。但誰能告訴Odin:為甚麼開源就會使廠家願意使用、開發者願意編程、消費者願意使用?真的是因為它是自由戰士嗎?重點是:

1. 合乎Android的使用協定下,費用全免!源代碼免費、使用者介面(UI)免費、軟件開發套件(SDK)也是免費!

2. 合乎Android的使用協定下,所以廠商原理上可以自行客製化自己的作業系統。<註>

免費的作業系統,開放的系統接口,已經Ready了的使用者介面,足以讓廠家趨之若鶩;免費的開發套件,免審查的Android Market,足以讓開發人員玩上一票;由於免費,所以Android對這些廠商和編程者來說,它們真的一點風險也沒有,所以Android對他們來說,絕對可以算一個”用完即棄”的道具--不吃白不吃、白吃誰不吃?假設Android真的不受歡迎,我便不用了它了,反正編程者不需要心疼自己付出的註冊費,廠商也可以修改UI來經營自己的品牌,一點也不用依賴Android的品牌效應。事實上,就連Google在經營Android時,也是盡可能動用(利用)免費的開源社群,也沒有甚麼大風險。對,這就是Android快速崛起的原因。

然後呢?數年後又如何呢?排除了一群Android狂熱份子之外,如何能持續吸引包括Google在內的一群編程者呢?如何能保持廠家和開發者的忠誠度呢?不是甚麼,就是未來的賺錢可能性。

問題是:Android的未來是怎樣的?它有Roadmap嗎?沒有,因為每一部新的Android手機,就是一個新的Android版本。目前的所有Roadmaps都是不確定的--廠商只會自由地為自己的需要,加入自己的接口;而編程者亦會按自己的需要,使用不同廠商的開發套件。Odin不知道未來的Android手機會用甚麼硬件(天知道會用會否多點觸控、也沒有人知道是甚麼的螢幕比例)、也不知道它未來的Android手機會有甚麼軟件(如果Motorola知道會有Google googgle和Turn-by-turn的Android 2.1,打死它也不會那麼快推出Milestone)。事實上,它的未來性比Windows Mobile更空泛:好歹Windows Mobile也不是開源的,廠商並不能修改Windows Mobile的接口,也要乖乖的按照Microsoft的安排。

為甚麼有這樣的兼容性問題?Odin不多說,大家可以到<這裡><這裡>參考,Odin不贅。Odin直接把問題拆開來,單看兼容性問題會帶來甚麼影響:

第一,是極爛的後向兼性,新版本軟件不能在較舊的系統上使用。Android推出以來,版本更新快速,快到還有很多中階機種還在使用Android 1.5,例如HTC Hero推出還不到半年,它的廣告還在賣電視的時候,咦,這麼新的機種就已經有很多Apps不能用了?天,那消費者還有信心買新機嗎?

第二,這不單是前後兼容、或高階低階的問題,更是平行兼容的問題。比方說,你換了Nexus One之後,咦,那邊廂要出HTC Desire了,原理上兩部也是HTC,兩部也是高階手機,更是同一規格,但偏偏Nexus One就不能用Sense UI?同樣地,據說目前也有不少遊戲在Nexus One和Milestone之間出了兼容問題,懷疑可能與GPU有關(AMD vs PowerVR),而屬於高階Android手機的的Nexus One,它的多點觸控與同樣是高階的Droid/Milestone相比,也好像有點毛病<註>,那編程者應否寫多點觸控的Apps給高階市場嗎?

第三,更嚴重的問題是:不是Apps的問題,而是Android系統本身的不相容。每一部Android的背後,是廠商自己修改了介面和系統接口的版本,但是當新版的Android推出時,Google只負責提供新的版本的源碼而已,但每一部手機在更新時就會遇上使用者介面和程式接口的兼容問題,故此廠商需自行為旗下的機種背上沉重的再開發責任(HTC就要自己承諾,每一部機種最少提供1次升級,但Android 1.5的Hero就連官方的1.6版本都未能升級,用家仍然在漫長的等待)。故此,雖然Android 2.1推出至今,仍然只有極少數人能升級。本來這個問題也可以用高階/低階市場劃分來解決,但是,去年Android就升級了四次,頻繁的升級以使任何高階手機也變得落後了。

總結而言,兼容性問題會為Android帶來甚麼結果?

第一,Android Apps市場分裂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。由於軟件不能互相兼容,使開發者不能不小心考慮軟件的銷售對象為何:買高階手機的人必然比低階的少,那Odin還應否特意為高階Android手機編程呢?舉例說:目前市場上大部份的Android手機沒有採用多點觸控螢幕,那開發者寫一個多點觸控Apps給誰用呢?目前市場上大部份的Android手機的功能還是一般,Odin又怎敢寫較大食的軟件給Android呢?結果,除了是廠商對自家機種特別定製的軟件(如Sense UI、Google Earth等),Android Market上採用多點觸控的軟件欠奉,較強橫的軟件也欠奉,這將十分不利Android Market的進一步發展。

第二,會使Android手機太快過時。Odin嘗試透過水貨訂價來看看Android手機受歡迎程度的改變(水貨價比行貨價對需求變動更敏感):以高階的Milestone為例,在2009年12月尾剛推出時,水貨售價約HK$4,500左右,但現在水貨售價為HK$3,500左右<註>,貶值22%;接近時間開售的HTC HD2,開售水貨價為HK$5,000左右,目前為HK$4,400左右<註>,貶值12%。在半年前開賣的Nokia N97,開售水貨售價約HK$4,300,目前還有HK$3,700<註>,貶值不到15%。當然,價格並不能代表一切,但大家都不能否認的是:2.1的Nexue One就好像給2.0的Motorola一記悶棍,而1.6的HTC Tatoo好像又給1.5的HTC Hero用家一個悶棍,總讓推出新機的廠商/買了新機的用家吃了個啞吧虧。結果,最頂級、最先進的Android手機的熱賣度可能最多四星期而已。

Odin再退一步,回到Android Market--Android Market不是成長得很快、甚至是比iPhone Apps Store快嗎?對,從上圖我們見到它的成長的確十分急速<註>,不過Odin再仔細一點研究它的成份:接近57%的免費軟件!

當然,Odin不會像那些傳媒不負責任地說甚麼免費軟件質素不好呀、或者是Android Market賺不到錢之類的廢話。免費軟件好不好,不是從價錢判斷(iPhone也有大量高質素的免費軟件),而目,目前大部份地區的Android Market只開放了免費軟件區,並沒有收費軟件區,所以才會導致Android Market絕大部份的軟件都是免費的。不過問題是:57%的免費軟件,證明了目前開發者很難在Android Market賺錢,但為甚麼還有這麼多人參與免費軟件的開發?這一群人為甚麼賺不到錢也願意為Android寫軟件?

這群免費勞工是傻瓜嗎?不是。世界上還真的有一群無私的人願意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貢獻社會--他們就是開源社群。只要你願意承諾支持網絡共產主義,把手上的原始碼開放出來,他們就會很高興地貢獻出自己的時間和心力。無論是webOS、Maemo或MeeGo,或是RedHat、Ubuntu或Feedora,只要你是基於Linux的開源系統,就會有一群神秘而無私的極客社群,會跳出來助你一臂之力。對,當Google高舉開源大旗一刻的開始,開源社群就很快用自己的血汗去充實了它那空虛的Android Market。

然而,Google這大佬就像那些革命成功的革命領袖一樣,很快地腐化了(應該說,還未革命就腐化了),讓跟在它身後的一群革命群眾很失望,紛紛對它臭罵一頓。失去了開源社群支持的Android Market,還能像以前一樣,得到一群無私的革命者支持嗎?事實上,Google還很清楚這個情況,更想到用”送Nexus One”的方式去吸引這些革命者<註>,但是這些無私的開發者真的會為了一部Nexus One而替一個”走資派”的革命家工作嗎?還是一個問題。

國內Linux玩家阮一鋒先生就曾為此寫了一段很深刻的描述:”很久以前,有一幫很窮的程式師,在森林裏面打遊擊、鬧革命。由於反革命力量實在太強大了,遊擊隊屢戰屢敗,士氣低落。這時,有一個大佬宣佈要加入遊擊隊,大家都很振奮,有了大佬的支持,革命有希望成功了。可是沒想到,大佬來了以後,宣稱他對革命的定義跟別人不一樣,要求別人跟著他鬧革命。雙方談判不成,大佬就帶走了一部分人,自己單幹了。所以,大佬加入革命以後,革命勢力反而變得更弱小了,還不如不加入呢。”<註>
--------------------

SEPERATIVISM

留意,Odin剛才說的是混亂,不是分裂--現在要談的才是真正的分裂。

面對著源代碼混亂所帶來的兼容性問題,原理上不是沒有辦法解決,不過容易做到嗎?

首先Odin要為大家解釋一下所謂的開源作業系統是怎樣的一回事,當然,太複雜的技術問題我不說了,簡單打一個不太入流的比喻(有錯請指正啊):假設Android是一塊很好吃的曲奇餅,它使用了很先進的造餅方法,但如果有曲奇餅商店也想燒一盒這樣的曲奇來出售呢?可以啊,Google會給你一本食譜(源碼),你就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、加入不同的包裝--當然,Google不是白白教你,在食譜裡已經暗地裡燒製Google商標的方法,讓你的每件曲奇都有著Google的商標。這樣呢,每一個整餅師傅(廠商)也能免費用Google的食譜來燒曲奇餅來出售,而Google也可以大賣廣告…

這就是傳說中的自由戰士的故事,結果也應該是大團圓的,直至…

Google發現有整餅師傅把自己麵包店的商標,蓋在Google的商標之上,而且,這個師傅還不乖乖的去向與Google聯營的麵粉店買麵粉,反而光顧它的死敵--對,把自由戰士故事寫壞了的,就是HTC的Sense UI,另一個大奸角就自然是Motorola的TI OMAP 3430處理器了。一眾廠商並沒有按照Google的要求而胡亂推出自己要求的規格,使開放手機聯盟好像在互相殘殺似、多於合作對付iPhone,這時Google才在它那衝擊iPhone的美夢中突然發現--其實開放手機聯盟的對手從來都不是iPhone。甚麼挑戰iPhone?比唱歌還要好聽,Android推出之後iPhone 3GS的銷量照舊屢闖新高,App Store的應用軟件照舊軟超Android Apps,那麼Android手機真正的對手是誰?Windows Mobile?Nokia Symbian?是的,但不完全正確。因為…

Nexus One的對手,是Motorola Milestone,而Motorola Milestone的對手,是HTC Hero…

Odin老實告訴你一個沒有人正視的事實:開放手機聯盟一直都只是在內閧,甚麼挑戰iPhone都是口號而已。

對,這正好是博奕理論(Game Theory)中的囚徒困境(Prisoner’s dilemma)!

“囚徒困境的主旨為,囚徒們雖然彼此合作,堅不吐實,可為全體帶來最佳利益(無罪開釋),但在資訊不明的情況下,因為出賣同夥可為自己帶來利益(縮短刑期),也因為同夥把自己招出來可為他帶來利益,因此彼此出賣雖違反最佳共同利益,反而是自己最大利益所在。“<理論在這裡>落入囚徒困境的手機聯盟,如果能堅持合作,在長期抗爭下也許真的能從iPhone手上取得市場佔有率,但是,一眾廠商卻發現利用Android去擊倒聯盟中的對手,遠比起擊倒iPhone遠為更容易,成本也更少…

用一個簡單一點的比喻:開放手機聯盟就戰國時代的蘇秦合縱。強大的秦國是Apple iPhone,隨時被秦國滅掉的六國就是開放手機聯盟,而聯合六國的就是Google這個蘇秦,而Android?就是合縱概念了!<典故在這裡>不過,開放手機聯盟與六國一樣地不團結,Sasmung不想輸及Acer、Acer不想輸給HTC、HTC不想輸給Motorola而已,Android的出現從來都未有真正的威脅到iPhone,反而威脅到自己品牌的銷量。

好了,開放手機聯盟要內閧了,但是,Android手機市場都在賣同一種曲奇餅,在嚴重的同質化市場,我們怎樣可以賣得比別人多呢?辦法只有:

1. 我的曲奇是大品牌,值得信賴;

2. 我的曲奇看起來更好看、更美味;

3. 我的曲奇比別人更好吃,因為我用了比別人更優質的麵粉;

4. 我的曲奇的成本更便宜,所以賣得也比別人便宜。

對,Odin可以老實告訴你:甚麼民主、自由和正義的開放聯盟,本來就是各懷鬼胎的。甚麼Google牽頭?甚麼通力合作,都是鬼扯。明白嗎?為甚麼要搞甚麼UI大戰,甚麼Sense UI、Motobur、SE UI,都是用來打造自己的品牌的!甚麼打造Android品牌?去見鬼吧!大家更能明白為甚麼Motorola Droid/Milestone的處理器,要用TI OMAP 3430而不是Snapdragon QSD8250?不就是因為TI的處理器比Google欽點的Snapdragon便宜了一成嗎?為甚麼Sony Ericsson不用欽點的的800×480的VGA解像度(5:3螢幕),而要用854×480的16:9螢幕?不就是因為這個規格是PSP常用的規格?更離譜的還是AT&T,與Motorola一起踢走Google的搜尋引擎後,換上付費客戶的Yahoo!。<註>

也許是報應吧--最初Google怎樣不負責任地利用開源社群,廠商就如何不負責任地利用Android去搞自己的手機品牌。對,Android的混亂,根本就並不是因為開源,而是因為開放手機聯盟早就分裂了。很多人看著這一群不肖的學生廚師如何”糟塌”自己的曲奇餅,都只會嚷著:Google,你是時候管理一下你的學生了。但是Android是開源的,開了源的源碼,就如潑出去的水…天要下雨、娘要嫁人,怎管?對,管啊,Google還找HTC來幫自己搞了個Nexue One出來,說是要讓大家知道一下Android的規格是甚麼的。但是,HTC第一個就不鳥你,一轉背就又用上Sense UI,而Sony Ericsson也繼續不管你的螢幕規格…

更有趣的是,Google不是不管,而是老早就在管…

GOOGLE VS ALLIANCE

對,Odin還是那一句:甚麼正義和自由的開放聯盟,本來就是各懷鬼胎的。通力合作都是門面說話,Googl不用糖果與皮鞕,就沒有人鳥它,而它的第一招就是:從源碼中玩花招。剛才Odin不是說過:開放了的源碼,就等於撥出去的水的嗎?對,但如果源碼不完整呢?事實上,在Android 2.0以後的開源碼,都不是真正的開源碼,而是一種類似Ghost Image、沒有修改歷程的的Snapshot<註>。Odin又不說太複雜的技術,再用個不入流的比喻好了(我知道這個比喻很爛,有人可以給我一點建議嗎?):Snapshot與開放源碼的關係,就好像Google把那本曲奇食譜換成燒曲奇的模具(比喻的確不太好,但腦閉塞了),讓你用一種倒模的方式去燒好印有Google標誌的Android曲奇餅--如果廠商乖乖的採用Google心目中的統一規格就十分省事,否則廠商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去做為自己的硬件做定製。

不過Odin相信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廠商總有方法破解。懶惰一點的可以學Motorola<註>或Sony Ericsson<註>,乾脆不用Android2.0,反正原來自由度較高、資料較齊備的1.6版本Android自由度更高,Yahoo!照用、16:9螢幕也照用,你咬我嗎?勤力一點的像HTC,把模具再修修改改後,又可以燒出印有HTC標誌的曲奇。再過份一點的呢?就像中國”蠕”動(不開名了),索性另起爐灶,用著Android這本食譜來但又不燒曲奇,對,它只燒武大郎燒餅:OPhone OS。

對啊,很明顯地Google不但管不了,還要負上”假開源”之名,真不爽。怎算好?這就是毆人大棒出動的時候了--這個大棒的名字叫Nexus One。沒有錯,輪到它出場了。Google美其名稱呼它是Android硬件的指標,但實際上是大棒一條,用外國的一個分析員的說法:Google是在懲罰用家和合作伙伴。<註>

“Motorola你這混球,我把第一個使用Android 2.0的機會交給你、你居然還給我用TI的處理器和16:9的螢幕?居然繼續搞亂我的統一大業?給面不要面?真的三天不打,上屋揭瓦!”(設計對白)故此當Motorola Droid這部機王推出、Android 2.0現身不到1個月之內(留意--這時Android 2.0的源碼還未釋出),Google突然在這個2.0上小修小改,匆匆忙忙的寫好Android 2.1,然後又遲遲不肯釋出源碼,讓你們這群無良廠商用不到”功能強大”的新系統<註>;然後又匆匆忙忙(真的匆忙啊--大家不見它的毛病多多嗎?)的搞出一個號稱Super Phone的Nexus One,然後再動員手上的宣傳機器,把Nexus One捧上天、踩低Motorola Droid(雖然兩者其實沒有這麼大的差距)。Google打算用Nexus One這個大棒痛毆Motorola,讓它乖一點,結果…

它滯銷了。

當Motorola Milestone在首周賣25萬部時,Nexus One首周只賣點2萬部,還不到Droid/Milestone的8%<註>。至於為甚麼這毆人用的大棒棒為甚麼突然軟掉?那些甚麼造工問題螢幕問題3G問題售後服務問題通通都是胡說,根本的問題是:

Nexus One背後就沒有電訊供應商給它綑綁一下,大棒就自然軟掉。

Nexus One事件更讓開放手機聯盟了解到:Google是一個巨人啊,但它在手提電話界的侏儒來的。不欺負你,還會欺負誰?不是嗎?無論是香港還是美國,大家都習慣了在電訊公司買手機,透過用話費/上網費來補貼手機的費用;對網絡供應商來,發射站就是這麼多,無限用量和100MB用量的成本也是一樣的(當然,能把AT&T吃到撐死的iPhone是例外),對於消費者來說,沒有3G網絡就不要學人用智能手機,但如果用了網絡後還要給供應商殺得一脖子都是血,誰用?結果,經驗和企業網絡就是一切。一眾手機廠商與網絡供應商合作愉快,但Google沒有、還者是Google不願跟它們合作?不知道,但像Nexus One這樣的一部不俗的機種居然居然銷情慘淡,證明了Google是不可以沒有開放手機聯盟的合作。

原來Google不能沒有開放手機聯盟,但更壞的環境是:聯盟卻不是不能沒有Google不可…
--------------------

ANDROID OR BRAND?

Odin知道,Nexus One是個特別例子,大家也不能否認Android在今年的成長很急速,無論是銷量、Apps數量以及是市場佔有量,都有長足的增長<註>。但是,Odin仍然會告訴你:不是騙你,廠商真的可以沒有Android。Odin重視的不是這些數字,反而重視:Nexus One銷量不佳的原因。

無疑在任何角度看也好,Android本年的確有很大的進步,但是Odin這句說法只是想用另一個角度看這些數據--市場佔有量也好、銷量也好,廠商也從中扮演了很大的角色。在去年年初,市場上就只有HTC一家廠商在推出Android手機,但在去年年尾,多了很多廠商推出了Android手機。對,重點不是消費者更喜愛Android手機,而是更多品牌採用Android平台!大家一起看看IDC在2009年第四季的另一個有趣的數據:各大品牌的手機出貨量增長<註>:2009年開始大量引入Android平台的HTC,市場佔有率不升反降(5.6%->4.4%),而出貨率的增幅更遠較已經佔露疲態的Nokia還要少(8.0% vs 11.9%),唯一能在Android上取得收獲的,只有Motorola那部不聽Google話的Droid/Milestone而已(出貨量增加56.3%)。Odin再看Gartner在2010年第一季的數據<註>:HTC的增長市場佔有率增長,只有輕微的1.4%而已,仍然與Android的大幅增長不成正比。換言之,不同的品牌手機廠商引入Android後,並沒有對它們的市場佔有率帶來很大的幫助,既然個別品牌的市場佔有率沒有增加,那究竟Android大幅增長的市場佔有率從何而來?

實情是:Android手機的出貨的確是急增,然而,Android平台增長不代表消費者更喜歡Android手機--因為它的增長並不是因為消費者喜歡Android平台,而是因為更多廠商推出了Android的手機!更多消費者願意買Android的手機,是因為這部手機是HTC、是Samsung、或是Acer的新手機,而不因為它是Android手機,所以,個別品牌的手機的市場佔有率並沒有因為Android而增加,但Android手機出貨就因為更多品牌採用而大幅增加。大家再看看Gartner在2009年第四季數據中<註>:Android的市場佔有率上升了3.4%,但Windows Mobile的市場佔有率恰好下跌了3.1%!巧合地,兩者的一升一降是脗合的。

簡單地說,由於坊間能授權給品牌廠商使用的著名手機作業系統,幾乎就只有Windows Mobile與Android二擇其一而己,而Android平台的增長只是廠商把本來部份屬於WM的出貨量,分了給Android而出現的大爆發現象。細心的讀者都會發現到:其實絕大部份開放手機聯盟的成員都是腳踏兩邊船的--HTC的Desire和HD2是孿生兒,而Acer的Liquid也是neoTouch的好兄弟,對了,它們根本就是用同一部手機上,分別安上收費的、和免費的作業系統而己!對廠商來說,Android是一個可以客製化的免費系統,不吃白不吃,我搞甚麼不試試看?受歡迎就最好了,成本也減少了;不受歡迎嗎?反正也不用授權費,直接把滯銷的帶回廠裡,裝上Windows Mobile不就了事嗎?對啊,一點風險也沒有!Odin這樣說吧:大家也會留意到身邊拿著的HTC HD2(Windows Mobile)的朋友,絕不會比HTC Hero(Android)的少,而拿著Samsung i8000H(Windows Mobile)的朋友,也不會比拿著Samsung Galaxy(Android)的少,這代表消費者並沒有因為Android而多買了Android而不去買Windows Mobile手機。結果,廠商就是把同一手機硬件,分一半給Android而已。

我們再回到Android機王Nexus One--由於它掛的是Google品牌出售,不受上述的品牌因素影響。眾所周知,Nexus One的規格一點也不遜任何一部Android手機、造工也不遜任何一部HTC手機(當然,HTC代工的!),但它就是賣不過HTC任何一部Android。對,為甚麼Android之王的Nexus One會銷量不佳?全因Google不是手機品牌。

只有手機品牌才能更大程度的累積起顧客忠誠度,也更有更大的銷售平台,以及豐富的銷售經驗。但是,Google只是電腦品牌,但不是手機品牌,它欠缺既有的顧客忠誠度,也欠缺既有的銷售網量,就只有靠自己的在電腦界上的知名度。對,Google的名字的確很響,Nexus One更能讓港聞版也報導它的消息,但很可惜的是:智能手機也是手機,它仍然很貼近消費者市場,而Google在手機市場的知名度接近零,碰巧,Nexus One的使用者介面也實在很Geek--結果,會買Nexus One的都是一群Geek而已…如果有細心留意Apple市場策略的朋友,都會發現iPhone從來都不公佈自己產品的CPU規格,甚麼600MHz的Samsung SoC、甚麼PowerVR SGX繪圖晶片,他媽的去見鬼吧!就連HTC HD2、Motorola Droid等採用Android的廠商也沒有很著力的宣傳自己的Snapdragon和Android 2.0,這代表了手提電話供應商都知道太Geek的賣點是吸引不了消費者,但Google自己卻沒有這方面的經驗,很熱情地宣傳自己的1 GHz Snapdragon很好很強大,甚麼Android 2.1有甚麼甚麼新功能--除了一群Geek之外,有誰會鳥它這些規格?我買iPhone是因為它是Apple,我買Nokia是因為它是Nokia,但Google?它是甚麼鳥?

消費者買智能手機,買的是品牌,而不是平台。

(Odin註:品牌不單是品牌忠誠度,也包括促銷經驗和銷售網絡)

Odin先前已經說過:手機市場的顧客近貼近消費市場,客戶對技術方面的認知不深。<註>,所以銷售的重點是其品牌及其配套,而不是平台。Google曾經向Sony提出由它們代工Nexus One的建議時,Sony一口就拒絕<註>--無它,Sony Ericsson品牌在手機市場上遠較Google吃香。結果,Google還是不能沒有開放手機聯盟,但是,聯盟成員從來都不是沒有Google不可。

PRESENT/FUTURE TENSE

Google以開源為武器,開源亦的確是一劑很有效的特效藥,讓一個剛開始的平台快速長大;但是,它也是一劑很猛烈的特效藥,讓平台原來的主人不能控制它的存在--因為,網絡共產主義並不是一個人說了算數。對,Android已經很好很強大了,但是,它已經不是最初那個Android。

未來Android會變成如何?它面對甚麼挑戰?Odin也不知道,但可以告訴你它要面對著甚麼挑戰:

1. Android品牌模糊化:說到底由於不同的硬件規格、不同的使用者的緣故,每次Android更新實際上只能加入Google服務之外<註>,最終甚麼勞什子的Android韌體更新,與其說是Google替Android更新,不如說是廠商拿著Android源碼,然後自己替自己的硬件作優化而已。事實上,Motorola就不斷的修改掉原屬Google的痕跡,除了先前談及把搜尋引擎改為死對頭的Yahoo!之外,最近還打算把預設瀏覽器也改用Opera Mini<註>,沒有了Google服務、不需要Google更新的Android,還算是Google的Android嗎?對,Android成長真的很快,但究竟是Android在發展,還是Motorola Android在成長?自從OPhone出現之後,已經代表了廠商Android根本就不需要Android這個平台,而只需要Android的源碼而已,未來,相信只有更多的OPhone/MPhone/SEPHone/HTCPhone出現,慢慢把Google原有的服務抹掉--這樣說,Google還有心機給你更新軟件嗎?

2. Android Market分裂:為甚麼廠商一點也不在意統一規格?是因為:一眾品牌並不認為通用的Android App對它們很重要--這是因為Android Market長遠會對它們有利,但細小的下載量在短期來說並不會幫不到它們,而且大家都在公平地用同一個Android Market,同樣來自聯盟的成員,很難透過共通的軟件去打敗聯盟的對手。為了透過Apps去增加獨一無二的競爭力,品牌廠商將會更重視為自己度身訂做的軟件--包括一大堆的UI,以及…未來可以度身訂製的遊戲。早前Android釋出了NDK(原生開發套件)<註>,它的特點是是可以讓軟件進入更深層的硬件,這種設計對於Palm webOS這種硬件統一的系統來說是十分有利的(所以它們也有類似NDK的PDK)<註>,但是對於Android這種硬件分裂的系統來說,將會是災難性的反應:對,只要想想如果Sony為了把PSP GO的遊戲移植到自己的Android手機,然後放棄Snapdragon並採用與PSP GO相同的PowerVR繪圖核心,再為了禁止其它Android手機安裝自己的遊戲,而設計自己的Sony Android Market的話…對,以後不同品牌的Android手機可能有愈來愈多的品牌專用軟件,Android Market還有甚麼戲可以做?

3. 是Windows Phone:Odin已經說過Android的市場佔有率,是從Windows Mobile中分出來。所以,Android最逼切的威脅是Windows Phone的回歸,而不是遙遠的iPhonoe。大眾對剛宣佈的Windows Phone 7評價極高,不少人更認為其使用者介面的設計可能比iPhone高出一籌,而且由於它源碼封閉,更能確實地控制規格一,不會有Android這種混亂不堪的情況。同樣地Windows Phone 7也是以授權的形式釋出,當如果廠商覺得Windows Phone 7更吸引時,它們將會把先前用來投放在Android上的機種都轉過來推出Windows Phone 7,然後次選才是Android,結果就會把Android原來的市場佔有率都全部吐出來。除此之外,Microsoft已經宣佈舊有的Windows Mobile將會更名為Windows Mobile Classic<註>,Odin估計Microsoft打算把它視作為一個不統一硬件的低端智能手機平台,故此,Microsoft更有可能把原來US$8-US$15的授權費降低,直接衝擊因免費而增長急速的Android。事實上,開放手機聯盟從第一開始,都是一群見風使舵的混球,如果Windows Phone 7的前途更好、Windows Phone Classic的成本更低,就會像鯊魚嗅到血一般圍進去,而不會回望可憐的Android一眼。不信嗎?最反骨的Motorola就已經與Microsoft簽了協議,未來中國的手機將以bing作預設搜尋引擎,那它們會否順道改用Windows Phone 7呢?不得而知。<註>

如果在你是Android的擁躉,看到這裡有點心寒的話,就更請你要自求多福--因為,Google一向有一個壞習慣:它並不會為一個失敗的產品堅持下去。當Apple由始至終守著Apple TV不放、Microsoft也守著Silverlight不放時,大家可以看看Google那一大堆的產品<註>,你認識多少個?請記著:Google是一間廣告公司,它從來不會守著一個賺不了錢的產品不放--你見到當朗拿度落難時,Nike很快就放棄了這個代言人;陳冠希落難時,Levi’s也急急抽起了他的廣告。現在Android順風順水,Google自然加重力度推進,如果Android落難時,Google還會正眼望它一眼嗎?


更危險的是,由於Google的主力市場是搜尋器和網絡廣告,當它的旗艦業務遭到危機時,它定必壯士斷臂--特別是這條臂的前境不明朗。旗艦業務怎樣危險?就是Android得罪了佔有超過60%手機瀏覽器市場的iPhone!iPhone一直使用Google作為預設瀏覽器,這也使它可以同時佔有了極大市場佔有率率的手機網絡搜尋器。但是當Android推出後,一直有傳言說iPhone可能會改用它的最大死敵bing作為預設搜尋引擎,如果成事話話,這將會對Google的核心業務帶來極沉重的打擊,與Android的成功相比,更是得不償失!事實上,Google心目中的最大對手一直都是Bing,而不是Apple<註>當開放手機聯盟不斷窩裡反的把Android轉用Yahoo!和bing,那頭Android的出現可能使iPhone轉投bing,那Google還能毫無保留地放手發展Android嗎?

odinchong.blogspot.com

結果,Android目前是一個很成功的現在式,但它有機會成為一個未來式嗎?

Odin不知道,但是,就算真的有未來式存在,也不會是這樣好”拼”的。

歡迎轉載,但敬請注明出處,多謝各位合作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